宋忠平
军事评论、时事评论
http://hubrainpower.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美国“亚太战略再平衡”旨在“一石多鸟”

2014-07-30 12:36:2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大国博弈场 | 浏览 8248 次 | 评论 0 条

美国“亚太战略再平衡”旨在“一石多鸟”

宋忠平

就在中国2014年“两会”期间,日本政府再次批评中国军费预算增长。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再次强调,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中国的发展战略、国防预算是公开透明的。中国很大,国际形势很复杂。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的国防开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有适度增加,完全是合情合理的,没什么可值得大惊小怪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不是只端着红缨枪的童子军。国外有些人总是希望中国是长不大的童子军。如果是那样的话,谁来维护国家安全?!怎么维护世界和平?如果是那样的话,中国就安宁了?地区就稳定了?天下就太平了?

同样的道理,美国提出了“重返亚太战略”,即“亚太战略再平衡”,其战略目标之一就是剑指中国,遏制中国崛起。如果中国就是一个端着红缨枪的童子军,那么美国遏制中国的国家战略将会不战而胜。

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在新的一年,要全面加强军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不断提高军队信息化条件下威慑和实战能力。统筹推进各方向各领域军事斗争准备,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建设,加快全面建设现代后勤步伐,加强国防科研和高新技术武器装备发展。

中国新时期国防建设的关键就在于要适应中国国力发展和经济建设的双重需要,适应于中国周边日益紧张的地区形势,适应于美国“亚太战略再平衡”战略的需要。

美国“亚太战略再平衡”期待维持“一超独霸”

一个国家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有理由和手段,美国之所以不遗余力地贯彻执行“亚太战略再平衡”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国家战略目标。“亚太战略再平衡”对于美国而言,是双重身份,它既是美国的战略目标,也是美国的战略手段之一。说它是战略目标,是因为美国“亚太战略再平衡”就是为了谋求美国“一超独霸”的世界格局,谁也不能挑战美国“独霸天下”的核心利益。无论美国哪个党派,哪个人当选总统,都会始终如一地贯彻这个最高原则。说它是战略手段,是因为美国恰恰是希望利用“再平衡”的手段,将亚太政治、经济、军事等主导权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谁在亚太的综合权重大一些,谁需要弱一点,都需要美国来平衡利弊并全盘考虑。美国希望亚太这些国家都是自己手中的几个棋子而不是下棋的棋手,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中,自己想把某个棋子摆在某个位置,棋子说了不算,只能任美国摆布。只有做到如此的精确控制,美国才能让自己始终成为“控制”的老大,而其它国家则成为“可控”的对象,一盘棋也好,一件事也罢,做到了可控和掌控,美国就可以伸缩自如,“玩转全球”。换句话讲,美国这个世界警察还没有当够,还希望用自己的实力加智慧继续赢得对这个世界的控制,谁是世界第二,谁就是美国的战略对手和潜在敌人,也就是“亚太战略再平衡”需要弱化的重点盯控对象。

美国“亚太战略再平衡”期待搅乱亚太和平稳定态势

“亚太本无事,美国自扰之”。一个和平、稳定、繁荣的亚太不符合美国的实际利益!美国是一个希望被“需要”的国家,这就需要自己作为昔日“冷战”盟主的美国想方设法搅乱亚太稳定的格局。于是,“中国威胁论”在美国那里甚嚣尘上,因为将中国树立为“威胁和对手”,就已经表明了中国是亚太的“不稳定因素”和“风险源”,也是亚太所谓“乱局”的始作俑者,毕竟“中国崛起”和“中国梦”已经被美国“妖魔化”和“丑化”。要想遏制中国的“野心”,就需要美国来“主持所谓的正义”。因此,不难理解美国“亚太战略再平衡”实在是需要一个充分的借口,这个借口就是“中国因素”。环顾中国周边,美国欣喜地发现崛起的中国与周边存在太多的历史矛盾和现实分歧,包括美国早就预设好的“中日钓鱼岛问题”,中国与南海当事国的南海岛礁争端,中国大陆与台湾地区的分治问题,中国与印度的边境问题,以及包括达赖和热比娅在内的几股分裂势力对中国的不良企图,这些都被美国看在眼里喜上眉梢,毕竟用这些中国的核心利益问题来挑战中国的国家安全是最恰当不过的手段。同时,用这些问题和矛盾制造中国与周边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纷争恰恰是美国想做的事情。只要这些问题和矛盾一个一个爆发或一起爆发之后,亚太地区自然就已经混乱不堪了,美国则可以用浑水摸鱼并坐收渔翁之利,而自己分毫不损。这就是美国的“如意算盘”,也是其“重返亚太”后的重点战略布局。

美国“亚太战略再平衡”需要有合适的代理人

美国现在学聪明了,也算是昔日“冷战”的学费没有白交。如今,美国倡导的“亚太战略再平衡”是希望有更多的着力点,而不能事必躬亲。尽管美国自身的经济总量和综合国力比“冷战”期间更强、更雄厚,但其在世界的占比则因为其它国家的崛起而减少,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希望有更多恰当的代理人来帮助自己“打理亚太事务”,让自己能少花点钱,少出点力,最后做到中国人所谓的“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但选择这样一个代理人并不太容易,需要几个条件,一是经济实力要雄厚,能买得起美国的昂贵武器装备;二是军事实力可培养,能与中国军队一较高低而不需要太多的外援支持;三是与中国一定要有解不开的矛盾,这样才能死心踏地跟着美国的指挥棒转圈。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在亚太地区符合这一个标准的国家实在是少得可怜。在美国人眼里,这样的国太少了,只有日本这样的国家可以说是完全符合“美国标准”,将遏制和围堵中国的重任交给日本对美国来讲还是比较“放心的”。再看看其它国家,韩国更多关注于朝鲜半岛问题,指望不上它用来对付中国,加之朝鲜半岛的地缘政治优势已经不存在,韩国作为遏制中国的“前哨战”意义已经不大了。至于中国台湾地区也让美国无法指望,两岸经贸关系持续走好,两岸领导人也希望互动不断,这些好的“向心力”让美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毕竟维持两岸的“不武不统不独”更符合美国实际利益,不失时机破坏两岸和平进程更符合美国思维,但想让台湾地区甘当美国的“马前卒”也是台湾地区人民不希望看到的事情。菲律宾的阿基诺尽管很积极,希望能成为美国的最佳代理人,但美国开出的“三个条件”,菲律宾就满足其中的一个,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军事实力都让美国不敢奢望,这样一个国家就连购买美国二手军舰都要美国给点援助才买得起,还能指望菲律宾为美国独当一面吗!或许唯一能吸引美国的菲律宾优势就是为数众多的军事基地,如苏比克海军基地、克拉克空军基地以及巴拉望群岛军事基地等,但一旦美军入驻这些军事基地,就要肩负对菲律宾国家安全的保护,甚至要直面在南海的中国军队,这都是美国十分不情愿看到的结果。在美国心目里,菲律宾就是扶不起的阿斗,不堪重任并很可能是美国的“麻烦制造者”。包括马来西亚、新加波、文莱、印度尼西亚这些南海当事国也都难入美国“法眼”,除非这些国家能在东盟形成“铁板一块”的政治和军事同盟。或许只有另一个国家让美国另眼看待,这就是越南。如果用美国的三条标准来衡量,或许这个国家基本合格,可做“代理人”,经济实力较强,军事实力很强,与中国矛盾很深,并且已经占据中国最多的岛礁,吞噬中国的核心利益最多,野心也最大。这样一个国家能为美国所用的话,可与日本形成南北夹击之势,让中国期待的“东出、南下”海洋战略被它们牵制。但越南是否甘心做美国的“小弟”,还需要美国多加努力。近期,美国总统奥巴马批准了美国与越南的《民用核合作协议》,允许美国公司进入越南的民用核能市场。奥巴马表示,他已认定执行这项协议将会促进“共同防御和安全”,而不会构成“过度危险”。不可否认,美国此举就是为了拉拢越南,期待越南能投桃报李并与美国眉目传情,情愿向美国开放军事基地并一道对付中国。

为了找这些代理人,美国可谓是用心良苦,但除了日本、菲律宾最积极之外,其他国家都比较谨慎,为此美国也在考虑将这些代理人分类,如日本就是一级代理人,菲律宾是二级代理,越南是三级代理等等,只要能做足功夫,如奥巴马多到东南亚这些国家转转,多给点政治、经济、军事上的支持,或许能美国的让代理人越来越多。

美国“亚太战略再平衡”希望打一场“新冷战”

“冷战”就是昔日东西方阵营之间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个领域之间的大博弈。“冷战”的结果是苏联解体了,华约解散了,北约也失去了存在的价值,美国也成为唯一超级大国,并享受着“一超独霸”的良好感觉。按照客观发展形势来讲,“冷战”结束后,美国所领导的西方阵营也就失去了存在价值,如“北约”以及美国在亚太地区的诸多军事同盟,但遗憾的是,美国不仅没有顺应潮流发展解散这个军事同盟,恰恰相反是希望扩大这些“冷战的产物”。在美国的主导下,北约开始不断东扩,蚕食昔日苏联的盟友和伙伴,俨然已经从地区性军事组织转向成为世界性军事组织。同样,本来不该继续维持的美日军事同盟、美菲军事同盟、美澳军事同盟、美韩军事同盟、美新军事同盟、美泰军事同盟等等,都在逐渐加强相互之间的合作力度和广度,美国甚至希望这些双边军事同盟能转向多边军事同盟,并向北约东扩靠拢,最终形成美国主导的世界最大范围的军事组织。

之所以美国要这么做其目的就是为了发动一场“新冷战”,这个“新冷战”会以美国的战略对手为假想敌,如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等。但不同于昔日的“冷战”模式,在“新冷战”模式中,美国希望盟国们发挥更大的作用,以减少对美国经济和军事的严重依赖,美国不再想让自己“靠前部署”,而是自己多以“后盾”作为盟国的保证。要武器、要情报、要培训、要道义支持,美国都会倾力赋予,但该买的要盟友自己花钱,美国不会再无偿援助这些武器了。最终很可能就是盟国们拿着美制武器在为美国的利益卖命,而美国则总以盟国维护共同利益为驱使让这些国家出钱出力并与对手对抗。其结果就不言而喻,几败俱伤是肯定的,尤其是美国的战略对手受损,盟国受损,美国则可实现其利益最大化的现实目标。换句话讲,就是美国倡导的“新冷战”就是自己不介入,或少介入,但会积极怂恿其它国家打一场消耗战,让自己挣得盆满钵满。

美国“亚太战略再平衡”谋求以“新军备竞赛”拖垮战略对手

在美国倡导的“新冷战”中有一个十分显著的特点就是“新军备竞赛”模式。军备竞赛主要有两种模式,一是研制最新式的武器装备,比拼国防科技能力,比拼基础科研能力,比拼经济实力;二是部署现实的武器装备,你有什么武器,我会部署更多、更好的武器装备。第二类军备竞赛更要烧钱,毕竟部署几百架战机和几十艘战舰是要耗费天文数字的国防预算,控制不好将会严重影响经济发展。

美国则是“两条腿”走路,制造两类“军备竞赛”与中国展开竞争。高新技术装备,如定向能武器、高超音速飞行器、超级航母、科幻战舰、天基系统等,美国都在不遗余力地研发和少量部署,以此希望形成对中国军事力量“绝对优势”,也就是要领先对手“一到两代”水平。就算一旦真的需要自己出手,也具有绝对的必胜把握!另一类则是美国重点打造的被动竞赛,通过在中国周边散布“中国威胁论”、“朝鲜威胁论”,让这些国家紧张并有“危机意识”,有钱的国家自然就纷纷慷慨解囊去买美国的武器装备,如日本和韩国纷纷购买美国的F-35隐身战机并引进美国先进的“宙斯盾”战舰;印度则不失时机地在美国、俄罗斯和欧洲大国间游走,选择更为恰当的武器,既买了美国的C-17,也买了俄罗斯的“伊尔-76”,还要买法国的“阵风”战机和日本的US-2水陆飞机;至于越南也借此良机期待与美国、日本开展军事合作,引起这些西方国家的先进武器,并继续不断从传统的俄罗斯买进大量的“苏-30”战机、“堡垒”反舰导弹、“基洛级”潜艇以及“猎豹”护卫舰等。就连菲律宾也在多方采购“物美价廉”的武器装备,期待能用武力来维持在南海的话语权。不难看出,亚太国家在美国的喧嚣下越来越显得浮躁不安,感觉中国的威胁就在眼前。如此以来最终受益的只能是美国,通过出口大量天价武器让自己挣得盆满钵满。更为重要的是,让这些国家实际部署的现实武器装备事实上形成了对中国的巨大军事压力。一旦中国被迫采用对应的军事部署和大量军事装备采购,就会严重影响中国经济的平稳快速发展,毕竟需要将更多的经费投入到国防预算,这本身对中国绝非好事。一旦这样的军备竞赛如火如荼,并要与周边很多国家展开“一对多”形式的军备竞赛,那么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则是灾难性的,就算是随动,也将会是陷入旷日持久的陷阱之中。可见,美国用心叵测,这也是其“亚太战略再平衡”的“阳谋”之一,不得不防。

美国“亚太战略再平衡”谋求牺牲他国成全美国国家安全

美国“亚太战略再平衡”的出发点就是要维护美国一家的核心利益,最多就是兼顾盟友和朋友的国家利益,但无论何时何地,美国利益始终是第一位的。美国另一个最大“阳谋”就是建立所谓的全球反导体系这个真实的谎言。表面上看,由于一些国家弹道导弹技术十分先进,某些国家弹道导弹技术被扩散,美国等盟国国家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因此打造全球反导体系就显得势在必行。

在美国的积极动员和不断蛊惑下,在亚太和欧洲各自建立一套完善的反导体系,其中亚太的反导体系以美国为主,但盟友需要积极配合;欧洲的反导体系以北约为主,盟友要各负其责,集体买单。建立的所谓全球反导体系主要实现两类防御体系建设,一是针对中短程战役战术弹道导弹的拦截,这类导弹可携带常规弹头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二是针对远程及洲际弹道导弹的拦截,这类导弹以携带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弹头为主。

前者的拦截相对来说比较简单,以末端反导拦截系统拦截为主,就在在大气层内拦截这些弹道导弹,如美国的“爱国者-2/3”导弹、欧洲的“紫苑-30”导弹、以色列的“箭-2”导弹等,毕竟这类中短程弹道导弹飞行时间短,几分钟就能攻击目标,需要在其攻击末端做好拦截准备工作。

后者则比较复杂,由于远程弹道导弹弹道远,弹道高,飞行时间长达三四十分钟,因此拦截这类导弹必须多管齐下,比如在中段和末端都需要做好拦截工作,才能确保没有漏网之鱼,如美国的“标准-3”、“陆基中段拦截弹”以及欧洲的“紫苑-60”等。但客观来讲,能够在亚洲和欧洲使用洲际弹道导弹攻击的目标只可能是两洋之外的美国,因此,拦截洲际弹道导弹的需求多是美国一家之需。但美国还是希望将自己的国家安全建立在其它盟国第一层拦截的基础上,自己继续进行多层拦截,最终让落入到美国本土的导弹成为零,包括将先进的X-波段先进预警雷达置于包括日本在内海外就是为了维护美国自身安全。相反,如果这些美国盟国如果遭到中短程弹道导弹的攻击,美国则劝说他们多买美国的“爱国者”导弹和“标准”导弹自己学着拦截,美国则希望置身事外,毕竟拦截导弹需要花钱,美国这笔帐算得很精,其结果就是保全了美国一家,而牺牲了其他的朋友。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也就是美国这个政客加商人能算得出来,但假以时日,其朋友“离心离德”也就早晚的事情了

美国“亚太战略再平衡”是21世纪美国最大的国家战略

毫无疑问的是,美国希望在21世纪维持自己的唯一超级大国地位,一山不容二虎,一江不纳二龙,亚太战略再平衡就是为了将潜在“虎”和潜在的“龙”消灭于萌芽之中,让自己能继续维持“一超独霸”的世界格局。换句话讲,美国最不希望听到的就是“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美国希望自己再当老大100年不动摇。为了这个既定的国家战略,无论谁当美国领导人都会将潜在对手作为遏制对象。美国的这个国家战略就如同中国制定的“三步走”国家发展战略一样,中国则希望自己在本世纪中叶成为中等发达国家。

当然作为美国来讲,由于未来的世界经济发动机和发展活力都在亚太地区,这里的新兴国家也太多,因此美国只能通过重返亚太战略让自己能成为领导亚太的核心力量,只要控制了亚太,再加之已经掌控了的欧洲,就会让美国一统天下。作为“亚太战略再平衡”国家战略,美国还制定了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一系列“攻势理论及战略”,包括美国制定的“空海一体战”军事理论,就是希望通过强大的海空军实力对亚太进行强力控制,打压一切潜在军事对手。

中国成语有言“有备无患”,既然美国已经制订了全面遏制战略,那么作为世界和平力量的中国就需要拟定具有前瞻的国家发展战略。也只有做到了这一点才能从容发展、快速发展。中国不需要跟着他国的步调走,更不需要被其它国家牵着鼻子走,有自己的主见,有自己的想法,首先是做大做强自己,做任何事情才能有底气,尽管这个世界也讲道理,但讲道理的背后还是要比拼拳头的硬度而非舌头的长度。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越南大肆军购妄图制华注定徒劳      下一篇 >> 贴近实战锤炼“打胜仗”能力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宋忠平

军事专家,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中关村数字文化产业联盟军事文化专委会主任,《军事文摘》编委、原第二炮兵(火箭军)工程大学教官,导航制导与控制专业,著有《南海南海》《日本日本》《美国来了》《强国利器》《大国武器》等。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