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
军事评论、时事评论
http://hubrainpower.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克里米亚与科索沃能否相提并论?

2014-03-16 20:36:2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大国博弈场 | 浏览 63563 次 | 评论 0 条

按照预期,克里米亚将于16日举行入俄公投。但是,西方国家对克里米亚公投投以质疑,高呼违法。近日一些评论也质疑公投案设计本身都有问题,两个选项中根本没有“维持现状”的选项,要么加入俄罗斯,要么留在乌克兰但获得更大的自治权。尽管西方大为不满,但克里米亚亲俄人士仍坚称,他们这是在做和科索沃当年做的事。有俄方人士也援引今年底的苏格兰独立公投,作为克里米亚公投有理的论据。可是,目前有专家学者指出,克里米亚和科索沃两者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那么,到底有没有可比性,亦或是这两个“独立”事件都只是大国博弈的棋子?公投结束后,其结果到底会对各方产生怎样的影响?且听国内著名军事专家宋忠平为大家带来评论。

华商报:在您看来,现在对克里米亚独立公投的质疑点归根到底是什么?这些质疑在科索沃独立时有没有类似或不同的地方?

宋忠平:克里米亚独立公投本质是因为乌克兰政治危机导致的国家分裂,这里面乌克兰国内政治危机是内因,而俄罗斯、美国和欧盟等国家和地区组织干涉乌克兰内政则是不折不扣的重要外因,任何一方都企图用“排他性”来在乌克兰获取更大政治、经济和军事利益。为让克里米亚能顺利加入俄罗斯,克里米亚议会已经于2014311日批准了“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独立宣言”,并且修改名称为“克里米亚共和国”,将原来的“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中的“自治”删除,以此作为主权国家身份决定自己的未来走向,包括加入俄罗斯。但就目前形势发展来看,克里米亚与科索沃问题不太一样。

一是科索沃问题是西方干涉塞尔维亚内政,认为阿族被塞族迫害而将科索沃作为“联合国托管地”保护起来;而克里米亚不存在民族相欺的问题,俄罗斯目前的军事存在完全是按照俄乌两国条约执行,也不存在保护克里米亚的问题,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军事存在主要是确保其在黑海和地中海的利益。

二是科索沃的独立从一定程度上讲完全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极力促成的,尽管包括俄罗斯、塞尔维亚等不少国家反对,但还是一意孤行,至今其主权独立已经得到了一百多个国家认可。但俄罗斯对于克里米亚是否独立并没有想西方世界那样明目张胆的表达支持其独立的政治诉求,只是认为克里米亚有独立的权利,对于克里米亚今后是否并入俄罗斯,俄罗斯也不愿意积极表达政治意愿,只是说俄罗斯将尊重克里米亚半岛全民公投的结果。换句话讲,俄罗斯还是希望维持现状,这个或许更加符合俄罗斯目前的现实利益。

但这里面存在变数,那就是俄罗斯在观望乌克兰五月份的新大选,期待至少“不弃俄”的乌克兰新领导能上台。但一旦“亲西方”一边倒的新政府上台,俄罗斯不排除在克里米亚问题上改变谨慎立场。

华商报:科索沃到底能不能成为克里米亚独立的先例,您觉得应该从哪些方面进行对比?

宋忠平:科索沃独立是否能成为克里米亚独立先例,关键在于乌克兰背后的国际政治力量的博弈,也就是美国、俄罗斯及欧盟等国家和地区。俄罗斯可以认为科索沃独立是否非法的,因为科索沃的独立完全不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极大损害了俄罗斯在该地区的既有政治格局。同样,克里米亚独立也会让美国、欧盟期待获取“完整乌克兰”的图谋泡汤,毕竟西方国家需要乌克兰能最终成为“北约”的候选国家之一,也只有统一的乌克兰才对西方国家有战略价值,尤其是包含克里米亚的乌克兰。毕竟克里米亚这个地区太重要了,谁拥有克里米亚,谁就拥有了黑海。西方拥有了完整的乌克兰,才能将军事存在“东进”,让反导系统“东扩”。尽管国际法庭就科索沃宣布独立的裁决,但也是仅从技术层面承认“可以单方面宣布独立”,而回避了领土完整是否高于自决权的重要敏感问题,本质上就是把“科索沃独立是否合法”这个问题,交给世界各国决定,你想承认就承认,不想承认可以不承认。克里米亚或许也是如此。如果乌克兰新政府维持的俄乌现状,包括与俄罗斯签署的一系列条约还能否履行,俄罗斯则会考虑比较和缓的处理方式。

华商报:有人认为科索沃独立,尤其是最后北约介入的那几年,都表明该事件完全是大国博弈的结果。

宋忠平:对!归根到底就是,国际社会对一个国家或地区究竟何时有权独立,何时需要尊重领土主权完整,还没有一个贯彻始终的统一标准,国际社会或国际法庭对此也都是莫衷一是。只要对自己有利就支持,不仅仅是美国、俄罗斯等国,可以说是所有国家都如此。而需要的冠冕堂皇的理由和借口都是可以“堆砌”和自圆其说的。在如今的弱肉强食的国际社会中,究竟谁说了算,关键还要看谁的政治影响力大,谁的拳头更硬。

华商报:克里米亚公投大家都知道几乎结果就是,投向俄罗斯(因为克里米亚大部分人都支持入俄)。如果真是这样,俄罗斯会怎么接手?乌克兰又可能怎样接招?

宋忠平:俄罗斯针对乌克兰有上、中、下三个策略,上策是俄罗斯施压乌克兰新政府维持现状不变,既不亲俄,也不亲西方,并保住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各种核心利益不丢失。中策是乌克兰新政府亲西方,欲废除某些关键俄乌协议和条约,俄罗斯将鼓励克里米亚独立,并与克里米亚签署协议保住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半岛的核心利益,但此时不一定同意接收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下策就是完全接收克里米亚作为俄罗斯的一部分,此举将会导致俄罗斯与西方关键骤然紧张,双方在政治、经济、军事上的博弈将难以避免。这也是俄罗斯和西方国家不希望看到的结果,毕竟很多国际问题的解决需要俄罗斯的积极参与和配合。

华商报:如果克里米亚真的加入俄罗斯,对地缘政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宋忠平:如果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对地缘政治有很大的影响。首先,从短期来看,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将会大大倒退,西方制裁俄罗斯和克里米亚将难以避免,新的东西方摩擦的可能性将会增大。包括俄乌关系将会倒退,不排除乌克兰投身到北约之中。其次,从长远来看,此举肯定是符合俄罗斯国家利益,将让俄罗斯在黑海和地中海的军事存在和政治影响力大大提升,包括俄罗斯对中东问题的话语权将大大提升。这也恰恰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华商报:克里米亚公投到底对克里米亚人、乌克兰、俄罗斯、西方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宋忠平:克里米亚独立公投将对该地区的地缘政治带来极大的影响。对克里米亚来讲,或许是一件好事,毕竟大多数克里米亚人期待重返俄罗斯,但不排除克里米亚其它少数民族抗议并引发民族矛盾,也不排除乌克兰及其它国家支持少数民族干扰独立进程。对乌克兰来讲,则是不可接受的。乌克兰临时政府已经表态认为克里米亚半岛公投违宪不合法,坚决反对克里米亚独立,并不排除军事干涉并寻求西方国家的政治和军事介入。对于俄罗斯从长远来看是好事,但短期来看毫无疑问是“麻烦制造者”。对西方来讲绝对是不可接受的,因为西方如果将乌克兰作为遏制俄罗斯的桥头堡,那就需要一个包括克里米亚在内的完整的乌克兰,尤其是克里米亚是西方希望拉拢乌克兰的重要考虑,没有克里米亚的乌克兰对西方来讲其“可用度”将会大大降低。

华商报:事实上,在公投前,西方多数人认为“外交已死”,白宫和克里姆林宫已经在为16日之后做准备,一场针锋相对的制裁与反制裁大战即将打响,欧洲、美洲、中东和东亚都将迎来冲击波。这种较量表现在哪些方面?

宋忠平:较量的表示之一是美国等西方将俄罗斯排除出西方阵营,也就是将其驱逐出G8;较量之二是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及对俄罗斯在海外的经济利益冻结。较量之三就是将乌克兰尽快纳入到北约东扩的名单之内,并不排除加强在地中海和黑海的军事存在,包括将反导系统中的早期预警雷达部署在乌克兰,即俄罗斯眼皮子底下。但作为俄罗斯来讲,为维护国家的核心利益,俄罗斯不担心与西方对抗,毕竟俄罗斯对西方经济依存度不高,加之欧洲、乌克兰等国家对俄罗斯的能源等依存度还很高,这也是俄罗斯可以打的“经济牌”。此外,俄罗斯也会针对西方在乌克兰部署反导体系,也不排除将包括“伊斯坎德尔”在内的弹道导弹瞄准这些目标。

华商报:有专家认为到底自治不自治,独立不独立,都是视对自己有利来决定。到头来,决定政治现实的,还是靠拳头硬、力量大。对于这种说法,您怎么看?

宋忠平:对,这就是国际真理、丛林法则,毕竟目前的国际社会还是弱肉强食。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建立“南海航空识别区”,共享南海…      下一篇 >> 中国核安全立场坚定而有力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宋忠平

军事专家,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中关村数字文化产业联盟军事文化专委会主任,《军事文摘》编委、原第二炮兵(火箭军)工程大学教官,导航制导与控制专业,著有《南海南海》《日本日本》《美国来了》《强国利器》《大国武器》等。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